欢迎进入天津新闻网,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天津热线 > 财经 > 基金 >

灵魂人物陈洪离职 海富通基金投研面临重构

发布时间:2014-06-06 11:01 来源: 天津新闻网
灵魂人物陈洪离职 海富通基金投研面临重构 公司投研灵魂人物陈洪离职、多名基金协助调查,一时间让海富通基金在成立11年后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摘要]公司投研灵魂人物陈洪离职、多名基金协助调查,一时间让海富通基金在成立11年后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公司投研灵魂人物陈洪离职、多名基金协助调查,一时间让这家颇有个性但规模并不算大的合资公司海富通基金,在成立11年后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5月9日,海富通在官方发布“针对个别媒体关于海富通基金公司在任副总裁陈洪先生涉及老鼠仓的报道”的声明称:“该报道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纯属主观臆断。这种不实报道严重损害了海富通基金公司及陈洪先生的声誉”。同时,海富通基金还表示“公司目前运作一切正常,感谢大家的关心,支持和监督”。

尽管海富通以公司声誉为陈洪做了背书,但陈洪的离职缺已经板上钉钉。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陈洪,其均未接听电话。海富通基金相关人士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目前仍在公司上班。根据海富通官方网站介绍,陈洪目前仍是海富通基金旗下首只基金海富通精选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

除了备受关注的陈洪之外,目前海富通原基金经理黄春雨于4月18日被立案调查。此前的4月30日,海富通基金同时发布4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称解聘旗下4只基金的基金经理黄春雨。离职系“个人原因”,离职日期为2014年4月28日。

细心者还会发现,自去年下半年,海富通共有6名基金经理离任,而新上任的基金经理为4人。

公开资料显示,卸任基金经理职务的人员名单有2013年10月25日离职的牟永宁、2013年11月29日离职的程岽、2014年1月22日离职的蒋征、2014年3月7日离职的位健、2014年4月11日离职的陈静,以及2014年4月28日离职的黄春雨。

如果考虑到将要离任的陈洪,这对海富通而言不亚于一场地震。11年前,海富通总经理田仁灿带领陈洪等一起创办了海富通基金,11年后田仁灿将如何面对这一变局。

老鼠仓传闻始末

4月底,沉寂一时的老鼠仓风波再度来袭,和以往的个别不同,这次包括在内的数人深陷其中。

但最先惹人注目的则是海富通基金。其中被立案调查黄春雨被有心者注意到,在4月30日,海富通则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称黄春雨因“个人原因”卸任4只产品的基金经理职务公告中,海富通股票基金自2014年4月11日由黄春雨接管,到其离任仅半个月。

可查资料显示,黄春雨进入公募基金不过7年。2007年1月,黄春雨进入宝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研究部研究员,两年后的2009年7月,黄春雨转任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部行业专家,1年后黄春雨加盟海富通基金公司。

与此同时,除了黄春雨外海富通去年10月以来还有6名基金经理离任,市场猜测纷起。

海富通公司相关人士对此表示,这些人员并不是涉嫌老鼠仓而被迫离职,有的人是合同到期由于相关原因没有续签。其中,位健是转去其他岗位,没离开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市场传闻公司副总裁陈洪涉嫌老鼠仓,海富通基金以公司名义在官网上发表了关于在任副总裁陈洪及涉案老鼠仓的声明,称报道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进行否定。同一天完善,也就是市场老鼠仓传闻十来天后,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进行了部分通报。

但通报的三个个案并不包括4月底5月初传闻的老鼠仓人员。

这三位老鼠仓涉案人员分别是:光大保德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原基金经理钱某、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原基金经理欧某某和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原投资管理人员张某某,上述三人均已移交公安机关。

其中,钱某案涉及买入金额达1.23亿元,获利160余万元;欧某某案涉及交易金额达1.06亿元,账面获利260余万元;张某某案涉及交易金额达4.87亿元,获利1500余万元。

甚至中国证监会罕见的对所查处的老鼠仓进行了总结。一是案件性质恶劣,严重影响了投资者信心以及资本市场投资功能的发挥;二是涉案人员范围扩大,呈现链条化。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的涉案人员已由以往的基金经理本人,扩展到上游的研究人员、后台的交易人员,甚至下游的托管银行工作人员。此外,部分案件中出现了知情人泄露未公开信息,周边的亲朋好友参与交易的情形,个别案件中甚至出现了知情人买卖未公开信息牟利的情况。 三是涉案金额巨大,涉及机构数量较多。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称,截至目前涉及基金管理公司十余家,涉及保险(放心保)资产管理机构两家。而据初步统计,2013年以来,证监会共受理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线索38件,并已陆续启动调查工作。

陈洪确认离职

相比较于老鼠仓的突然袭击,公司分管投资副总裁的离任,或将给海富通带来更多的影响。

知情人士称,在海富通遭遇老鼠仓危机以及人员频频离职的情况下,陈洪或将暂且不会在风口浪尖时公告离职,不过,陈洪离开服役了11年的海富通基金已可以确定。时代周报记者致电陈洪,他表示,“对于接下来的去向,先歇一段时间再看。”

资料显示,参与创办海富通的陈洪,是海富通旗下首只基金海富通精选的基金经理,并且延续至今,到今年8月份即满11年。此前其历任君安证券有限公司投资经理、广东发展银行深圳分行业务经理、富通基金管理亚洲有限公司基金经理。

除了海富通精选外,陈洪先后还担任过海富通股票基金、海富通收益增长基金经理、海富通风格优势、海富通精选贰号和海富通中国海外基金的基金经理。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海富通基金仅仅是一个中等偏小规模的基金公司,但是陈洪在公募市场获得了广泛的认可,是中国公募基金为数不多有鲜明投资风格的基金经理。时代周报记者此前在一次专访中,陈洪如此总结自己的投资特点—我自下而上的选股还可以,但大类资产配置上我们水平一般。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做投资,这个特征可能是机构喜欢的—不会出什么篓子,最后业绩还可以;但老百姓就不喜欢,涨的时候不够快,跌的时候也会跌。”陈洪说。

他接着说,如果业绩数据链条足够长,每个基金的特征是可以被验证的,通过这样的特征就可以找到自己的目标客户。我希望公司的特征可以固化下来,用数据可以验证,比如最长的就是我的那个精选基金,特征就可以被验证,接受这个基金特征的客户就可以选这个。

而事实也正如陈洪所言,海富通在公募上规模尽管一般,但是其机构业务发展却不错。

根据海富通官方网站介绍,截至2014年3月31日,海富通为80多家企业近300亿元的企业年金基金担任了投资管理人。而专户理财管理资产规模超过55亿元,投资咨询及海外业务规模近212亿元人民币。

而在投资感悟上,陈洪比较重视止损。这或与其外汇交易日出身相关。“那时候刚工作,有时候坚持认为自己对市场错,最后越亏越多。老板就说,这段时间你不要做了就看看别人做吧。这是很痛苦的。”

陈洪说:“价值投资有一个悖论在里面—理论上你觉得你没错,你不应该卖反而更应该买,因为原来价值100元现在已经跌到50元;但实际上,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发现,更大的概率是,不是更有价值,而是你那里出了错误。”

投研人员继续补血

显然,无论是原基金经理涉嫌老鼠仓还是陈洪的离任,对创立海富通的现任总经理田仁灿而言,都是必须要直面的问题,业内一直认为海富通是一家奇怪的公司,拥有不错的配置以及各种资格管理人,同时也经历了2006年和2007年的牛市,但是海富通没有由此确立排名前列的地位。

“海富通的日子太好过了,牛市中诞生,一直日子过得都不错,所以阻碍了进取心。”一位从海富通基金离任的基金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一家基金公司人士指出,对海富通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将缺口的基金经理补充进来。“现在新基金公司众多,人员流动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是海富通这半年了这么多人离职,肯定也是不正常的。”

统计数据显示,大半年内海富通出现的6个基金经理缺口,公司从内部提升、外部引入,已填补了4名新上任基金经理。他们分别是,2013年8月29日任职的陈轶平、2013年10月25日任职的谢志刚、2013年11月29日任职的宋争林和2013年12月30日任职的赵恒毅。

其中,谢志刚和赵恒毅是从外部引进,分别来自信诚基金和富国基金(),而陈轶平和宋争林则是内部提升。

实际上,这种变动在今年上半年还在持续。“海富通今年离职的人比较多,上半年就有4个,尤其是最近两个。”业内人士表示。

在这种情况下,3月27日,富通基金同时在其官网上发布了招聘债券组合经理和货币基金经理的信息,4月1日海富通又在官网发布了招聘基金经理的信息,要求对方具有3年以上投资管理经验,该职位的外部主要客户为保险公司、社保基金等机构及QFII等。

据了解,海富通的投研团队共有五六十人,其中基金经理有十多个,变动的基金经理比例由此可见一斑,一旦陈洪离职海富通的投研团队一定程度上将要重构。

资料显示,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4月,是中国首批获准成立的中外合资基金管理公司。从2003年8月开始,海富通先后募集成立了26只开放式基金。截至2014年3月31日,海富通管理的公募基金资产规模约228亿元人民币。

分享到:
软文,软文网—软文中国网